芫藜

【少侠x蔡居诚】师兄与猫

#渣文笔,考前的放飞自我,请见谅【鞠躬
#ooc严重!qwq
#师兄他真的太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千言万语不如他万分之一的可爱!!

  “喵,喵,喵。”
  蔡居诚抱着一只小猫咪,在月光下投喂。猫咪是黑白相间的,还有几条金色的花纹,像极了师兄那件镇玄。夜风里他披下的发被微微吹动,冷淡的轮廓被月色染上了柔光。猫咪似是吃饱了,懒懒的打个哈欠,便偎在师兄怀里睡去,蔡师兄小心翼翼地起身回房,正好看到了早就蹲在草丛中偷看的少侠。
“你……来了啊…”蔡师兄想说什么似的,却没再开口。
  “许久不见,师兄想我了吗?”少侠笑嘻嘻地问,其实心里没底得很。
  “……当然没有!”少侠清楚地看见蔡师兄恼怒的脸上泛起了浅浅一层红晕,暗暗高兴。
  见被接纳了,少侠终于走上前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猫咪被却生人惊到,不安地在师兄怀里扭动起来。蔡师兄赶忙弯腰安抚它,轻哼着什么不知的曲调,那轻柔的模样像极了一只猫。想到这里,少侠不禁噗嗤一笑。
“你吓到它了,赔钱。”为了不再惊到猫咪,蔡居诚特意压低了声音,这句话便显得格外可爱。人不如猫,少侠心想。
  一时间又陷入了沉默。
  “那个,师兄…”少侠试图说些什么,却被师兄打断。
  “不必说了。”蔡居诚像是误解了什么。果然太久未见,心里闹变扭了。
  “其实,其实…”
  “我想你了。”少侠酝酿了许久,终于说出口,说罢脸刷的一下红了。
  师兄先是愣住,半晌才装作不屑地说:“切。谁要你想我。”
  未等少侠反应过来,连忙转移话题。“猫,你抱抱。”便把猫向少侠怀里推了推,身子微微倾过来。
  少侠哪会错过这样的大好时机,抱过猫后,顺势又将师兄往自己身边拉。
  蔡师兄先是忍耐一会,后终于忍不住,“你,不要太过分……抱了我的猫是要给钱的。”少侠轻声笑了,这才像师兄啊。于是留下适量银子作猫粮钱。
  “抱完猫就快滚吧,我要睡了。”师兄这样说道,却未移动半步。
  少侠突然凑近,像秘密一样贴在师兄耳侧道:“其实我还想抱一抱这只大猫。”下一秒就被师兄推得老远。
“滚!”
“今天的月色真好,师兄……”
“快滚!”
  少侠怕惊动了梁妈妈,只得麻溜地滚走。临走前特认真地加了一句:“今天的师兄,特别温柔!”翻墙离去。
     

  若干天后,少侠收到了一份飞鹰来信,是蔡居诚的笔迹。
  “回来看看吧,猫想你了。”

恭喜少侠达成成就“今天的月色真好,蔡居诚让你滚”。  以及少侠贼啦辣鸡的轻功翻墙真是难为他了。

 
 

君不归

  1.OOC预警!!!看了舞台剧可以说是醋意满满了!长谷部你不要啊路基了吗嘤嘤嘤
  2.小学生文笔qwq请见谅
  3.第一次发文呢,请多指教!

  同伴们都已悄然离开,空荡的府邸只剩下他们二人。
  交战时燃起的火光早已熄灭,唯一的光亮便是夜空高悬的满月。
  月圆正是团聚的时候呢,长谷部这样想着。樱花在月光下簌簌飘落,落在他煤灰色的发上,胸前审神者亲手系好的四叶结上,和他此刻正紧握的刀鞘上。
  “压切,你该走了。你不该在这个时代停留太久。”对面沉默良久的男人说道,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。
  “不!……长政大人,我是您的刀啊,求求您……”
  “不再是了。”男人想在轻笑又像是在叹息,“回去吧,回到你今代的主身边去吧。”
  “现在的你属于那个时代,属于那个人。”
   “长政大人!”
   “那位审神者大人,该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吧,有这么多像你一样优秀的刀剑相随。”长政带着些许欣慰,“压切,你曾是这个时代黑田长政的刀。而现在与你相遇的,只是黑田长政的幻影罢了。”
  “不是的!!”
  “忘了我吧。”
   “……但至少,至少我曾是您的刀。请您,请您像从前那样,现在,再使用我一次吧!!”
长谷部单膝跪下,双手捧着那振名叫压切长谷部的刀,奉与长政面前。身体因激动而颤抖,樱花停止了飘落,他低下头不知所措。四周静的只有他的心跳——那是从未有过的感觉,使他突然想起了审神者,只那么一秒,他的心抽搐了一下,随即散去。
  “压切长谷部,锋利又忠诚无比。'压切'是信长公对你的赞赏啊。”长政终于接过,熟练又陌生地抽出刀刃,“在黑田家相遇,是我的幸事。而今异世的再逢,更是幸运……”
  “回去吧,压切长谷部。带着你的强大与忠诚,回到现任主的身边吧。”长政走上前,将那振刀郑重的交于长谷部,转身,却又不舍,诀别似地拥住他,像当年那般的拥有。樱花漫天飘落,如雪。不知是花瓣还是泪水模糊了长谷部的视线,在樱吹雪中,长政大人笑着说:“回去吧。”转即消失在黑暗的樱雪中。
  待他再次醒来,已回到了属于他的本丸。
  “如果是主人希望的话,叫我压切也没关系。毕竟,您和那个男人完全不一样。”长谷部对审神者说道,心里却千千万万遍地呐喊着:“长政大人。”
  “我想您了。”